<p id="5tj7v"><track id="5tj7v"><progress id="5tj7v"></progress></track></p>

    <dfn id="5tj7v"><big id="5tj7v"></big></dfn>

        <address id="5tj7v"></address>

            
            

            <address id="5tj7v"></address>

            <big id="5tj7v"></big>
              <progress id="5tj7v"><thead id="5tj7v"><th id="5tj7v"></th></thead></progress>

                <cite id="5tj7v"><big id="5tj7v"><dl id="5tj7v"></dl></big></cite>

                <form id="5tj7v"><sub id="5tj7v"></sub></form>

                    客觀日本

                    【東瀛育兒記】日本 “新生活樣式”下的新高中生

                    2020年06月19日 中小學教育

                    (一)? 兒子紀念新生活的單人旅程——“我在箱根”

                    高中開學典禮的第二天,咯咯說要一個人出門,我并未在意。

                    疫情以來,咯咯會每天戴上口罩避開人群出門走一圈兒,既權當有氧運動又可以散心,這已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了。每次最遠也就到距家門口往返不到一個小時的地方,我習慣性地問他今天打算去哪里。

                    但這一次咯咯回答說還沒定下來。我想也罷,他已經是一名高中生了,便不再刨根問底。

                    可是大約三個小時以后,咯咯從手機發來雄偉的富士山、壯麗的小田原城、溫綠色的竹林還有熱氣騰騰的溫泉等照片時,我有些懵了。趕忙打電話詢問他身在何處,咯咯在電話另一端壞笑,回答說:“我在箱根”。

                    title

                    來日本旅游過的朋友都知道箱根是東京附近的溫泉名勝所在,大約離我們居住的橫濱開車跑高速公路要一個多小時。平時都是我們一家人開車前往,而且要準備各種行頭,興師動眾。而這一次,這個15歲的男生,趁學校還沒有正式開課,啟動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單人旅程,并將目的地選在了箱根。

                    title title title title

                    看著他發來的照片蠻有藝術感,聽著他電話里有些小興奮又有些小克制的聲音,我意識到他不再是那個每天忙著準備中考的初三小男生。在我仍然每天專注于為他準備一日三餐的日常中,他卻在疫情中不知不覺長大,錨足了勁兒準備開始迎接他的“新生活”,從他的行動和電話中,我感到了他言語中沒有流露但卻勢不可擋的一股自信和自立。我想起了家門口公園里今年新生的鷭鳥,雛鳥在數月前還跟著媽媽等待喂食,前幾天再去看時已經長大自立了門戶。

                    title

                    電話中我問他帶足了錢沒有,咯咯回答沒問題;又問他中午飯吃了沒有,答道打算一會兒吃一碗拉面。我于是掛了電話,不再打擾他的新旅程。

                    (二)? 日本解封后提倡“新生活樣式”

                    這些日子,日本的新冠疫情似乎得到了初步控制。按日本厚生勞動省規定,每地區一周內感染者數平均達到每10萬人口0.5人以下,便可以解除“緊急狀態”,因此東京地區按1400萬人口計算,每周感染者數為70人以下即可得以解除。日本政府于5月25日正式宣布解除包括東京地區“一都五縣”和北海道在內的全國最后一批“緊急狀態”地區。目前,神奈川以及北海道等各地都已經達到了標準,我居住的橫濱所在神奈川縣甚至于昨天首次出現了感染者數為零的好成績。

                    但首相安倍晉三也表示,緊急狀態的解除并不意味著傳染風險為零,今后要設立一定的緩和期限,一邊控制感染風險,一邊階段性恢復社會經濟活動。具體來說,是每三個星期對各地區感染情況和感染擴大風險進行一次再評估,在評估基礎上逐步緩和“外出自律”、“限制大型活動”以及“限制各種設施使用”等要求,重新啟動經濟。同時,日本政府還提倡了所謂新冠病毒時代的“新生活樣式”。

                    所謂“新生活樣式”,是一系列包括個人感染對策的行動規范,比如盡量避免不必要的地區間移動包括旅行探親和出差等,其次包括社會成員日常生活的基本生活樣式,比如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避免“三密(密集聚會、密切接觸、密閉空間)”等,此外還提示了各種購物、交通、飲食、娛樂以及紅白喜事等日常生活場面的范例,提倡居家工作、錯峰通勤和網絡會議等各種新工作方式等等。

                    (三)? “新生活樣式”下的高中版

                    為此,日本文部科學省也在此基礎上向包括大中小學在內的各級教育機構提出了相應的“新生活樣式”下的學校生活要求。我在網絡上查到了一家私立高中按照厚生勞動省新生活樣式內容制定的“學校新生活樣式”,在此介紹給大家可以一見端倪。

                    1 首先是個人基本感染對策,就是保持身體距離、配戴口罩和勤洗手。

                    □身體距離按厚生省要求盡量保持2米,最低也要保持1米距離。

                    □游戲盡量選擇戶外。

                    □會話時要盡量避開與對方正面對臉。

                    □只要在室內或與對方談話,即使沒有癥狀也要配戴口罩。

                    □回家后立即洗臉和洗手,盡快更衣淋浴。

                    □洗手時要用水和肥皂洗30秒左右(也可用手指消毒藥液)。

                     ※與老年人或有基礎病等容易發生重癥化人群見面時,要嚴格管理身體狀況。

                    2 是高中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基本生活樣式

                    □勤洗手勤消毒

                    □嚴格講究咳嗽時的衛生禮儀

                    □勤換空氣

                    □保持身體距離

                    □避免“三密”(密集聚會、密切接觸、密閉空間)

                    □每天早晨要測體溫,檢查身體情況。如有發燒或感冒現象,不必勉強上學可居家療養

                    3 高中生在校生活的各個場景新生活樣式

                    ① 上下學對策

                    ?上學前要測量體溫、核實身體情況

                    ?利用交通工具上學者要求配戴口罩

                    ?上下學后要馬上用肥皂洗手

                    ② 上課時對策

                    ?早間上課前首先確認自我健康狀況

                    ?每堂課間、課堂開始時先實施健康狀況觀察

                    ?配戴口罩 ?開放教室門窗以確??諝饬鲃樱ㄊ褂每照{時可在課間休息時開放門窗換氣)

                    ?課堂活動中隨時與教員及同學保持身體距離

                    ?保證學生間不發生對面式活動(包括課堂及午休飲食時間)

                    ? 課后及社團活動部對策

                    ?盡量避免課后無關緊要的活動(不進行長時間活動)

                    ?活動開始前首先要進行健康狀況觀察

                    ?不可共同飲用同一瓶飲料

                    ?輪流使用更衣室,以確保更衣室人少,避免三密

                    ④ 有關人權意識

                    ?不允許對感染人員、醫護人員、社會功能維持人員及其家屬有偏見和歧視對待。

                    ?不允許為此發生欺凌和輕蔑性言行

                    ?不允許為此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相關言論

                    (四)? 咯咯的新生活——高中開學了

                    事實上,在咯咯一個人去箱根旅行的前一天,他所在的高中召開了滯后兩個月的入學典禮。據說,入學典禮也是按照“新生活樣式”舉行,每個學生當然要戴口罩,進校門要手指消毒,提交當天體溫等等。入學典禮當天將一個班級的學生分成兩個教室,以保證每個學生間有一個空位子從而保持最低1米的身體距離。而且入學典禮不僅沒有像常規那樣邀請家長一起參加,甚至學生們也沒有聚集在禮堂。為了避免“三密”中的密集聚會,入學典禮是通過麥克風以廣播的形式舉行的,而學生們只坐在比平時少一半人的教室里傾聽校長和學生代表的入學典禮致辭。

                    不僅如此,入學典禮后還要再休息一個星期才開始上課,而且學校開學后的第一個月,首先將把學生分成兩部分,奇數學號的同學每周一三五上課,偶數學號的同學每周二四六上課,逐步適應新冠疫情尚未穩定的狀況。同時,學校方面還重新安排了教程,為了補上過去兩個月疫情下被迫休息的時間,新的學年縮短了寒暑假,課程也將變得緊張。

                    盡管如此,咯咯在經過了漫長的居家生活,還是無限憧憬地迎來了新的高中生活??粗谝淮未┲鴯湫碌母咧行7?,充滿著自信、筆挺帥氣地離開家前往學校,看著他一派向往、毫不回頭的樣子,我不禁在身后有些唏噓。

                    那個咿呀學語蹣跚學步的咯咯,那個羞澀地總是躲在我腿后偷看別人的咯咯,那個內向不肯在人前多說一句話的咯咯,那個青春反叛期半夜離家卻躲在車后讓我們找了半天的咯咯,那個被自己的成長和變化驚得有些惶恐的咯咯,如今都到哪里去了?

                    看著他堅定快樂的腳步,我心中幾個月來居家的郁悶好像也隨之煙消云散。也許疫情下的高中生活會有各種不便,但看著咯咯,我相信青春的力量和成長的動力一定不會輸給疫情;新冠病毒給社會乃至全世界造成了諸多傷害,但我也相信,也許正是這病毒在為人類提供一個思索和反省的契機,讓年輕人有一個在新生活樣式下重塑嶄新社會的新轉折。

                    看著咯咯的成長和遠去,我不由得衷心為他和新一代年輕人祈禱,祈禱他們能夠在“新生活樣式”下,獲得真正的內心健康和幸福。

                    文:王景賢
                    編輯:JST客觀日本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