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5tj7v"><track id="5tj7v"><progress id="5tj7v"></progress></track></p>

    <dfn id="5tj7v"><big id="5tj7v"></big></dfn>

        <address id="5tj7v"></address>

            
            

            <address id="5tj7v"></address>

            <big id="5tj7v"></big>
              <progress id="5tj7v"><thead id="5tj7v"><th id="5tj7v"></th></thead></progress>

                <cite id="5tj7v"><big id="5tj7v"><dl id="5tj7v"></dl></big></cite>

                <form id="5tj7v"><sub id="5tj7v"></sub></form>

                    客觀日本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2020年02月05日 留學政策

                    作為日語能力考(JLPT)主辦方,日本國際交流基金(JAPANFOUNDATION)每隔三年都會對全世界日語學習狀況進行調查。根據該基金最新公布的《2018年度海外日本語教育機關調查結果》,2018年度海外日語教育已覆蓋全球142個國家和地區,日語學習者總人數達到384萬6773人,較之上一次調查(2015年度)增加19萬1749人(增幅5.2%)。除日語學習者總人數增長外,日語機構數(1萬8604個)和日語教師人數(7萬7128人)均增長迅速,創歷史新高。

                    從學習者教育階段來看,中等教育(12歲-18歲)日語學習者人數最多,占比接近一半(44.2%),達到170萬人,遠超過高等教育大學學習者人數。學歷教育以外,日語學習者人數同樣增長強勢,增長37.1%。初等教育人數更是增長速度明顯,增長20.9%。而高等教育機構日語學習者人數卻持續走低。

                    從國家地域來看,中國、澳洲、泰國、越南等國增長尤為迅速。中國在2018年度,學日語的總人數突破100萬人。中國日語學習表現為:中等教育增長,高等教育下降的特點。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根據JAPAN FOUNDATION 國際交流基金資料作成

                    那么,緣何會有這么多的初高中生選擇學日語呢?大學日語學習者人數走低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日語學習未來的前景如何……

                    帶著這些問題,近日筆者采訪了中等日語研究會劉國華會長。此前,劉國華曾做過18年的上海甘泉外國語中學(以下簡稱甘泉)校長。甘泉1972年開設日語課程,是上海最早的日語特色中學,曾被日本《朝日新聞》稱之為“培養未來知日家的搖籃”。而“日語見長,多語發展,文化理解”的辦學方針,正是當年由劉國華提出的。他以甘泉為例,對中等教育日語學習現狀和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全方位的解讀。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筆者(左)采訪中等日語研究會劉國華會長(右)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上海市甘泉外國語中學

                    中等教育階段日語學習者人數劇增

                    近年來,中國中等教育階段日語學習者人數增長迅速。以廣東省為例,在2005年全省只有幾百個選擇高考選日語,但到了2019年則接近8000人。此外,經濟欠發達落后地區,高考選“日語”成為高考逆襲的重要舉措。對此,劉國華一針見血指出,“比如貴州貧困區的某所學校從高一到高三居然有600個人學日語。他們是‘育分’而非‘育人’,前景堪憂?!蹦敲礊槭裁磿心敲炊嗳烁呖歼x考日語呢?主要是高考日語難度偏低,有甜頭。

                    他進一步分析了原因所在:一是人們看到了日語在高考中的明顯優勢?!爱敃r全中國不知道高考可以選擇日語,只有外國語學校知道。包括當時許多校長和老師都不知道高考選擇的外語語種可以是日語。更不知道高考中日語與英語成績均值會高達20-30分之差。高考日語難度系數不大,緣于國家對小語種的支持態度?!?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劉國華會長將師生共同創作的《中日友好交流暢想圖》剪紙畫,贈與日本國駐上??傤I館磯俁秋男總領事

                    他以甘泉為例,做了詳細說明?!案嗜獰o疑是政策的極大受益者。我們的學生高考日語單科曾經拿過滿分。日語單科成績穩定在均分137-138之間(滿分150分)。參加高考學生就等于比一般學校的學生多了30幾分。這保證了學生升學層次的提升:本科就進重點,二本就進一本?!?/p>

                    二是,今天的中日關系,特別是最近兩年向好的趨勢發展。

                    三是,歐美留學“收緊”留學通道,而日本留學優勢明顯:地緣優勢、文化相近、經濟實惠。還有就是少子化,日本大量私立大學招生不足,使留學機會增加。此外,日本留學可以打工,畢業后可以就業,在日本找份普通的工作相對容易。

                    日語機構增長迅速,日語培訓火爆

                    對于中國日語培訓機構增長迅速原因,劉國華認為原因不外乎以下幾個:一是,國內三本(民辦大學)蓬勃發展。相較于其它類別的學生,生源層次偏低。特別是中國內陸地區大專生(高職)體量大?!斑@部分學生‘不甘心’,專升本意念強。一些來自欠發達地區的學生,通過學日語,最終可實現到日本留學,完成學業后可留下來工作。雖然對上海學生而言,在日本工作與在上海工作相比,并無太大吸引力,但對于來自內陸欠發達地區的學生,在日本工作仍極具吸引力。對于他們來講謀一份工作是首要?!?/p>

                    二是國內打算更換工作和下崗的人群,也會選擇學習日語。少子化大背景,日本私立大學生源不足,使升入這類學校變得相對容易。

                    三是那些喜歡日本大眾流行文化的年輕人,因為動漫而選擇學日語的人數并不占少數。他們想到日本“嗨文化”注1)。

                    大學日語學習者人數跌破100萬

                    關于中國大學日語學習者人數下降,劉國華認為最直接的原因是過去高?!耙桓C蜂”開設日語專業導致的后果?!爸袊^去很多中等甚至以下水平的大學紛紛開設日語專業,而且還不愁招不到學生。原因是當時日語好就業,日資企業多。但是近年來,就業不好。以甘泉為例學生大學選專業,肯定不會選日語專業,而是理工科或其他?!痹趧A看來,日語可以作為一個工具,一個專門的技藝,但作為專業則需要謹慎。

                    學日語應回歸理性

                    對于中學日語學習人數快速增長,劉國華會長認為前景堪憂?!叭魏问虑槎家袀€‘度’,超過了‘度’,都會有風險。日語學習也不例外,應該回歸理性?,F在有點‘不理性’??焖僭鲩L就不理性,自然生長就理性??茖W生長就理性,不可持續的?!?/p>

                    具體擔憂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一是那么多的人高考選日語,到了高校很成問題。大學公共英語老師是有的,但通常沒有公共日語(985、211以上院校除外)。怎么辦?這么大體量的日語高考人群,必然會碰到公共日語的瓶頸。二是,這么多高考選“日語”的學生進入大學,由于語言分數占的權重大,其它專業成績就弱化了,這對學生今后專業競爭不利。

                    對此,劉國華給出了自己的預測,他認為:今明兩年開始國家高考日語的難度系數肯定會提高。一窩蜂都去學日語,考日語,肯定不行。就像樓市,會出現泡沫?!耙驗檫@涉及到教育公平問題。你選了個語種就占有了那么多的便宜,顯然有失公平原則。今后純粹靠語言高考難度降低獲得分數的概率會減少?!?/p> 中國高考外語非理性選“日語”有風險

                    劉國華任主編的最新一期《中等日語教育研究》雜志

                    那么,什么人適合選擇高考日語學科?劉國華認為,學習是為生活做準備的。一定要理性判斷,學習不是目的,生活才是目的。只有兩類可以選日語,一是真為興趣而學。比如,你非常喜歡,哪怕未來再低工資,甚至不拿錢,只要能生存也要學日語。二是為工作而學。

                    “當然,加大難度肯定是一個漸進的過程?,F在學生是為了‘進大學門’而選日語,而非為了‘跨出大學門’而選日語,這顯然是有問題的。家長也應就此改變思路:為孩子們的工作而選擇日語,為孩子的生活而選擇日語?!眲A補充說。

                    采訪即將結束之際,我帶著好奇心問他是否會日語。劉會長笑著說:我是學數學出身的,我的日語就是“少し,一點點!”(笑)

                    注1)“嗨文化”指沒有經歷過物質匱乏的90后至00后年輕人,追求自我表達,愿意參與,愿意與人分享,只要夠“嗨”,萬物皆可??梢哉f,”嗨“是他們行動的驅動力。這與之前的60后至80后截然不同,他們行動的驅動力是“貧窮”。

                    供稿:陳小牧
                    圖片:劉國華、陳小牧
                    編輯修改:JST客觀日本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