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yaew"></optgroup>
  • <rt id="iyaew"></rt><samp id="iyaew"><label id="iyaew"></label></samp>
  • <tr id="iyaew"></tr>
  • 客觀日本

    一位日本方丈的中日文化交流,連續三年在山村舉辦中國電影放映會

    2021年06月15日 文化交流

    普現法師和中國電影放映會

    今年年初,筆者在本欄目寫過一篇文章《托缽化緣,來自中國的佛教傳承在日本小山村》,主人公是平勝寺的普現法師(本文稱 佐藤方丈),去年年末采訪時聽說他前一天在鄰村放映了中國電影,那天上映的《幸福時光》是免費放映活動3年來的第十二部影片。

    title

    佐藤方丈制作的第12期電影宣傳單(正面:電影簡介,反面:上映一覽表)

    放映會上映的都是在中國和國際影壇有影響力的作品,佐藤方丈為每一次放映會制作的宣傳單精致而有親近感。正面為故事簡介,反面為上映時間,在這樣偏僻小山村里居然有如此詳盡地道的中國電影上映會!帶著驚訝和敬佩,筆者決定去采訪佐藤方丈。

    title

    第1至第10次放映會的部分電影宣傳單(佐藤方丈制作,圖片取自電影DVD封面)

    寶榮座農村舞臺”的中國電影

    5月底,2021年的第一次中國電影會如期到來,上映作品是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會場是名為怒田澤村的“寶榮座農村舞臺”(豐田市)——這是一座有著一百多年歷史的“露天劇場”(關于它的故事將在以后專文介紹)。地處海拔500米山林叢中的怒田澤村高齡化近乎100%,現在有9戶居民。平時,河水流淌和林中鳥鳴是聲音的主旋律,電影會這天有了車來人往的熱鬧。據說來看電影的本村人不過4、5位老年人,觀眾幾乎都來自于遠近鄰村和山下的小城,還有來自豐田市和周邊城市的居民,其中還有在日華人。

    title title

    怒田澤村和寶榮座農村舞臺 (照片提供:華豐影視)

    同往常一樣,電影開映之前,觀眾們聆聽佐藤方丈對中日兩國關系發展歷史和現狀的講解,了解電影作品的歷史背景。佐藤方丈在開場白中特別強調今年是中國乒乓外交50周年,他對中國文化耳熟能詳,將中日關系進程中的大小軼事娓娓道來,這讓在場的華人深為詫異和感動。而在當地,佐藤方丈是眾所周知的中國通和致力于日中民間友好的知名人士。

    title title

    佐藤方丈在開演前介紹日中兩國交往的故事 (照片提供:華豐影視)

    關于放映中國電影的契機,佐藤方丈在2020年的一個刊物中是這樣介紹的:3年前,剛剛成立的寶榮座農村舞臺協會把舞臺作為當地文化資源,他們期待通過舞臺的充分利用達到“以文化促進當地發展”的效果。對此,我提議定期放映中國電影。我認為,通過接觸其他不同的文化,當地人們可以重新發現本地的精彩所在。此外,通過了解不同的文化還可能在當地創造出新的東西。

    當然,對怒田澤村的居民來說,觀賞中國電影是跨度很大的異文化體驗。有些人可能因為國際關系而不喜歡中國;日本和中國有不同的政治制度,有些人可能會對制度不同的部分感到不太愉快;有些人可能會斷定看中國電影是政治洗腦。不過,如果不帶偏見地觀看中國電影,我們就能從電影中感受到中國人純粹的情感,對電影所表現的人類基本共性產生共鳴,并發出“是啊,我也是這樣啊”的感慨。我希望怒田澤村的人們能有這樣的體驗,這就是我放映中國電影的目的,并將繼續下去。

    title

    寶榮座農村舞臺的“露天劇院” (照片提供:華豐影視)

    對于放映影片來源,佐藤方丈說,都是在亞馬遜網購的有日語配音DVD。盡管網上翻譯成日語的中國電影不少,但老年人很難通過日語字幕快速理解影片內容,只有日語配音的電影才能讓他們理解欣賞。為此,佐藤方丈首先在網上搜索有日語配音的中國電影,看過后為之感動的影片成為訂購DVD的候補作品。但是,近年來日語配音的DVD越來越少,他正在尋找辦法解決放映活動遇到的新困難。

    佐藤方丈的中國電影放映會活動也受到了中國駐名古屋總領事館的關注和高度評價。在活動開始不久,名古屋總領事館的副領事和領事就曾專程來到這個小山村參觀寶榮座農村舞臺,和村民們一起觀賞了影片《一個都不能少》。

    title

    第2次電影放映會宣傳單 《一個都不能少》 (電影圖片取自自DVD封面)

    title

    左圖:2018年6月,佐藤方丈(左一)和寶榮座農村舞臺協會會長青木信行(右二)一起拜訪了孔蘊寶副領事(左三) (照片提供:佐藤一道)。右圖:2018年9月,佐藤方丈與知名華人畫家曾劍雄應邀出席中國駐名古屋總領事館的中國國慶和《紀念中日友好和平條約締結40周年》慶賀活動(照片提供:曾劍雄)

    參加電影欣賞活動的日本村民說,這些電影都是回歸人類原點的作品,既讓我們了解中國的某一段歷史和中國人的情感方式和文化,也把我們的思緒帶回到從前,日本也曾經有類似的時代和情景。電視報紙的新聞報道傳遞的關于中國的印象與看電影感受到的印象有所不同,我們從電影中看到了普通中國人的生活,這些讓我們對中國產生興趣。

    百年舞臺上的中國舞蹈

    5月底的第13次放映會與往年不同的是在放映會之前有一場中國舞蹈演出,這場演出也是佐藤方丈從中牽線溝通而促成的。中國電影與中國舞蹈演出的聯合活動吸引了遠近幾十位民眾驅車來到怒田澤村。與其說是對這項活動內容的期待,或許是對中國太多的未知而產生的好奇心促使當地人來“看看中國”。

    title

    佐藤方丈制作的第13期宣傳單正反兩面:(左)電影放映會信息 /(右)藝術團演出介紹

    中國舞蹈的表演者是華豐之友藝術團——主要以居住在豐田市和周邊城市的華人組成的業余歌舞團隊,他們活躍在以豐田市和名古屋為代表的日本中部地區。十多年來,他們不僅是中部地區的大型華人文化活動的成員,隨著他們的節目質量越來越精致,隊伍越來越壯大,近年來,華豐藝術團的群舞已經成為中部地區中日兩國文化交流活動中一道靚麗的風景。

    盡管他們有過各種場地的表演經歷,帶著節目走近山村,在有100多年歷史的舞臺上起舞會有怎樣的感觸和效果,藝術團的隊員們既滿懷期待,也充滿不安。聽說觀眾人數可能不多,藝術團干部甚至擔心,農村舞臺的冷清會讓大家失望。

    藍天云朵隨風浮游,山澗水流清澈汩汩,會場周邊層林疊翠、郁郁蔥蔥,舞臺上婆娑起舞、婀娜多姿,觀眾們被優美的中國舞蹈觸動心弦,演員們也從臺下熱情的目光和陣陣掌聲中體會到情感交融。

    title title title

    “沒想到會看到這么精致的表演,演員和服裝都那么漂亮,這讓我覺得舞臺的地板還應該擦得干凈一點,以免弄臟了她們的衣裳”;“從來沒有親眼看過中國舞蹈,演員們近在咫尺的輕歌曼舞真是讓我養眼了”;“她們的舞姿、服飾、發型和身材都十分整齊,形神兼備,一看就知道訓練有素。跳舞時的笑容讓人治愈”;“舞蹈的形式和唱歌的選曲都與周圍環境十分協調,舞臺的運用恰到好處。這種近距離的觀看,表演者的情感能夠傳遞給觀眾,臺上臺下彼此呼應的演出效果令人回味無窮”;“比起很貴的戲票在城里金碧輝煌的大廳里觀看表演,怒田澤舞臺上的中國舞蹈更讓人感動”,等等。當地人在表演結束后毫不掩飾對藝術團節目的驚訝和贊譽,藝術團的隊員們也對這次表演有了特殊的體驗。

    “農村舞臺的自然環境、樸實的村民和那些遠道而來的觀眾、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神情和親切感,這些都是我至今未有過的新鮮感受”;“百年舞臺上有過無數前人的演藝,我們也把輕盈的舞步和悅耳的歌聲留在了這里”。

    title

    舞蹈與傳統表演“變臉”融合,帶給觀眾震撼和驚嘆

    有一對年過八旬的老夫婦是中國電影的鐵粉觀眾,他們從第一次開始每次必到。89歲的老先生身患3種癌癥和心臟疾患,2年前被宣告只能存活2個月,盡管那天身體狀態并不太好,他不想錯過中國電影和中國舞蹈,讓夫人開車40分鐘山路,從20多公里的地方來到會場。

    title

    直不起腰的老先生在夫人的攙扶下步履蹣跚地來到會場

    因為新冠疫情,演員和觀眾沒有表演之后的直接交流,對此,雙方都感到美中不足,并希望今后固定這種形式,并增加臺下與當地居民的之間交流和互動。正如佐藤方丈所預言的那樣,異文化的初次相遇將成為雙方開創新局面的契機。

    title title

    《小城雨巷》劇照 (照片提供:華豐影視)

    寶榮座農村舞臺的電影、音樂和歌舞讓當天在場的人們領略了來自中國文化藝術的陶醉。電影結束時華人觀眾和日本觀眾的眼角都閃著淚花;中國歌舞結束時,臺上臺下都溢滿歡笑和掌聲。這種交流活動讓人們經歷了一次跨越民族、國界、宗教和年代的情感共鳴和心靈溝通。

    歐陽蔚怡 【社團法人 異文化理解研究會】法人代表
    圖 除特別標注外,均為筆者拍攝
    編輯 JST客觀日本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