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5tj7v"><track id="5tj7v"><progress id="5tj7v"></progress></track></p>

    <dfn id="5tj7v"><big id="5tj7v"></big></dfn>

        <address id="5tj7v"></address>

            
            

            <address id="5tj7v"></address>

            <big id="5tj7v"></big>
              <progress id="5tj7v"><thead id="5tj7v"><th id="5tj7v"></th></thead></progress>

                <cite id="5tj7v"><big id="5tj7v"><dl id="5tj7v"></dl></big></cite>

                <form id="5tj7v"><sub id="5tj7v"></sub></form>

                    客觀日本

                    讓荒原變沃土的日本技術專家們(下)

                    2021年05月21日 人物往來

                    上接:《讓荒原變沃土的日本技術專家們(上)

                    自1979年日本首次派出考察團前往三江平原,直到龍頭橋水庫建成,經過了22年的時間。在此期間,佐野藤三郎堅持不懈地做著日中兩國政府的工作,以推動此工程項目入選政府開發援助(ODA),日本的技術人員們也毫無保留地傳授他們的知識、技術和經驗。得益于此,相較于水庫建成前的1990年,2005年三江平原的灌溉面積增加了55%,糧食產量增加了3.3倍。

                    title

                    圖片:前蘇聯制造的四驅車陷在泥濘的道路上動彈不得,1981年9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讓三江平原項目入選ODA的決定性一招

                    日方考察團首次被派往三江平原的第二年,也就是1980年,為了讓項目獲得政府開發援助(ODA),佐野藤三郎使出了這樣的一招——向中方贈送用于轉移地質勘察技術的物理探測器。中山輝也等四名技術專家從日本帶著設備來到黑龍江省七臺河市,在尚未完工的桃山水庫展開實地培訓。

                    此前中國的水庫工程主要采用電法勘探方法,而這次使用彈性波勘探法,需要爆破,引起中方的高度關注,除了政府官員外,還有許多技術人員前來學習取經。

                    兩國技術人員白天緊鑼密鼓地開展有關技術轉移的技術操練,晚上圍著飯桌一起吃飯。大家很快打成一片,工作進展順利。起初被詬病為規劃草率的桃山水庫,得益于技術轉移的良好效果,至今仍在發揮著灌溉和治水的作用。

                    title

                    為技術轉移進行實地培訓的桃山水庫挖掘工程現場(1980年7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同一時間,在日本國內,國際協力事業團(現在的國際協力機構,JICA)啟動了三江平原農業開發綜合項目的協商工作。這是一個規模宏大的項目,光是黑龍江省寶清縣龍頭橋灌溉區,就相當于當時新潟縣所有水田面積之和(約13萬公頃)。

                    1981年,“三江平原龍頭橋典型地區農業開發計劃”被確定為首個對華ODA項目。隨后,日方啟動了分析項目合理性的調查工作,中山數次前往中國,每次一待就是三個月以上,直至1984年調查結束。

                    努力建立良好的人際關系,確保工作順利進行

                    1981年8月,JICA派出了一個由農林水產省技術官員帶隊的23人調查團。一行人住進了寶清縣的一家招待所。負責水庫選址和制作地質圖的中山和搭檔、翻譯、司機四人一組,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當中。

                    為了和大家建立良好的關系,中山時而會以日本的吃法,把國營農場分來的毛豆用鹽水煮熟,或是給玉米刷上醬油烤得香噴噴地跟大家分享,加深相互間的友情。日本的調查團員自不用說,中方人員也很高興。

                    但也經常遇到一些問題,比如開會時的意見分歧和溝通聯絡不到位,等等。為了避免讓對于日本要求很多的中國產生過度的期待感,凡是覺得難辦的時候,中山都會果斷回絕,絕不會勉強妥協。不同國家的價值觀有差異,由此造成的煩躁情緒不可避免——這么一想,生氣的事兒也就自然少多了。中方的搭檔也比較善解人意,得以讓中山順利完成了自己負責的工作。

                    title

                    由于總有大群的牛虻圍在身邊,所以只能戴著防蟲網開展工作。圖片中間是中山輝也(1981年9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日本歷史教科書表述問題導致關系惡化

                    1982年3月,應JICA請求,中山前往寶清縣,主持水庫選址和地質勘探法的技術轉移等工作。由于此前已經來過多次,所以連本地商店的售貨員都跟他很熟。然而就在這一年,日本歷史教科書的表述演變為外交問題,在中國引發了反日運動。

                    原本態度一直很親切的人們開始疏遠、回避中山等人。從日本帶來的復印機被用來印刷反日傳單,辦公室的桌子上也被人用小刀刻下了“日本帝國主義”的字樣。

                    中山回憶說:“想起之前關系那么融洽,技術上也合作得親密無間,就覺得非常遺憾。當時我琢磨著只能咬牙等到事態平息了?!睋f,身心疲憊的他急切地盼著回國,每過一天就用筆把日歷上的日子劃掉。

                    title

                    應JICA請求前往水庫壩址候選地考察的調查團(穿白色大衣者是中山輝也),1982年4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持續緊張的“冷戰”迎來融冰轉機

                    5個月后的8月,為了整理撰寫地質勘探的最終報告,中山又去了一趟三江平原。此時,之前反日情緒高漲的中國方面在接待方面有了一些變化。為了方便日方調查人員過夜,中方準備了帶拖車的移動式板房,還專門從哈爾濱請了廚藝高超的廚師專門給調查人員烹飪符合日本人口味的飯菜。

                    title

                    當時住在拖車移動板房里的中山(左)(1982年8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雖然當地的緯度比日本高,但大陸性氣候的夏天非常炎熱。白天氣溫經常超過35度,而晚上又降溫很明顯。加上空氣干燥,難以做好健康管理,中山感冒了好幾次。

                    在那時還比較少見的電冰箱里,冰上一些麥芽糖漿加酒精和碳酸氣制成的啤酒,晚飯時喝上幾口,成為他在當地的一大樂趣。但因為缺電,常常停電,加上天氣炎熱,食物很快就會變質腐壞。終于有一天,中山吃壞了肚子,還發了燒。即便如此,他還是堅持完成了任務以后才回到寶清縣的招待所。

                    上門出診的醫生用幾乎有奶瓶粗的注射器給他打了抗生素。不久后燒是退了,但腹瀉始終止不住。就在他沒有食欲的時候,中方人員還給做了使用了大量香味蔬菜的中餐。

                    “所有菜里都加了香菜之類的東西,生理上完全接受不了那個氣味?,F在算是能吃了,但那個時候真是痛苦啊?!彼涂恐鴱娜毡編淼耐胙b泡面,一天一頓,總算熬了過來。

                    title

                    處于封凍狀態的龍頭橋水庫壩址候選地的下游地區,1982年4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后來,中山又多次往返于日本和三江平原之間,完成了自己負責的有關ODA項目的所有專業調查。

                    敲定龍頭橋水庫建設費用約58億日元貸款

                    1984年,三江平原項目評估調查順利結束。但中國政府決定優先發展沿海經濟,暫時擱置了三江平原項目。黑龍江省也比較怠慢,沒有積極推動中央政府關注此事,于是項目陷入了停滯狀態。感到事態嚴重的佐野積極給中央和黑龍江省政府做工作,并開始頻繁出入日本大藏?。ìF在的財務?。┖娃r林水產省,疏通各種關系。

                    上天不負有心人,1993年,中國總算向日本政府提交了《龍頭橋項目準備階段無償援助申請書》。1994年12月,日中舉行事務性高級別磋商,確定了日方將為龍頭橋水庫建設提供大約58億日元貸款,為項目的推進贏得了重要支持。

                    然而,就在8個月前的3月,佐野參加在東京舉行的土地改良事業功勛人士表彰大會,獲頒農林水產大臣獎以后突然病倒,不久便撒手人寰。他最終沒能等來盼望了多年的好消息。

                    翹首以盼的龍頭橋水庫建成

                    佐野離世后的1996年,中國加入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CTBT),對華開發援助實務磋商工作重新啟動。作為貸款項目,正式確定了“黑龍江省三江平原龍頭橋水庫建設事業計劃”(限額30億日元)。由此,龍頭橋水庫于1998年正式開工建設。2002年,控制流域面積達1730平方千米、總蓄水量達6.15億立方米,黑龍江省水利建設史上首個利用外資修建的大型水庫宣告建成。

                    與水庫建成前的1990年相比,2005年三江平原的灌溉面積增加了55%,糧食產量增加了3.3倍。機械化水平、農民收入和生活水平全都得到了提高,同時也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title

                    正在施工的龍頭橋水庫規劃建設點(1999年2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title

                    建成后的龍頭橋水庫(2006年5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佐野作為日中兩國的牽線人,中山作為地質領域的技術專家,分別在這個項目中發揮了自己的力量,將這片濕地荒原變成了豐饒的大地。配合耕地整治工作的展開,巖手縣的農業技術推廣人員和北海道的育苗技師長期駐扎黑龍江省,手把手地指導當地農民種植具有較強耐寒性的日本稻米,這也成為糧食增產的一大關鍵。

                    能夠參加這樣一個幫助中國脫貧致富的項目,中山感到非常自豪。在ODA項目中,自1981年開始的四年里,共有51人參加過調查團,現在他們當中超過一半的人都已經離世。剩下的成員也大多年逾八旬,能夠講述當年以佐野為核心開展日中地方交流歷史的人已經越來越少。

                    隨著新老一代的交替,現在就連中國政府和三江平原的農民對該項目的理解也變得十分淡薄,中山對此憂心忡忡,親自寫書紀錄了長期以來的工作?,F在,為了在哈爾濱或者龍頭橋水庫壩址修建銘刻兩國交流歷史的紀念碑,他正在呼吁有關方面予以支持。

                    title

                    發揮蓄水功能的龍頭橋水庫(2018年,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民間層面的技術交流是一個小球

                    從中山第一次踏上三江平原的土地到2021年,已經過去了42個年頭。參與項目之初,雖然兩國已經實現邦交正?;?,但身邊還是有不少人不能善意地接受對華技術合作這種行為。因此,他曾被視作異類,甚至在生意場上遭到冷臉相待。

                    身為社長,因為去中國而要長期離崗,這是當時中山本人最擔心的問題。但他還是毅然決定了要參加這個項目,因為他想在廣袤的大陸,挑戰先人不曾嘗試的事情。

                    他回憶說:“看到那些經歷文化大革命以后身心疲憊的人們,我就想為改善他們的生活做點什么。當時也有對中國贖罪的心情,我覺得不光是我,所有參與了項目的日本人都懷有同樣的心情。在陌生的土地上開展工作并不輕松,但和佐野先生付出的千辛萬苦相比,我的經歷簡直微不足道?!?/p> title

                    中山輝也。。Kitac株式會社董事長。1937年生于新潟縣。新潟大學理學系畢業后,進入東京一家建筑業咨詢公司工作。之后曾供職于新潟縣政府,1973年創立北日本技術咨詢公司(現在的Kitac),出任董事長。2017年起任現職。目前還兼任公益財團法人新潟縣國際交流協會理事長、NPO法人新潟縣對外科學技術交流協會理事長、公益社團法人日本技士會顧問等職。

                    中山現在同時擔任著公益財團法人新潟縣國際交流協會和NPO法人新潟縣對外科學技術交流協會的理事長職務。在日中關系發生惡化的背景下,中山用兩個足球來比喻,解釋了在國家層面開展交流的問題。

                    他說:“如果并排擺放兩個足球,它們中間無論如何都會出現很大的間隙。要想填補這個間隙,就需要一顆小球。地區之間、地方之間、民間的交流就是這樣一種小球,發揮著填補國與國間隙的作用。但愿借助日中交流完成的這個項目,能夠成為今后打造世界糧食基地的原點?!保ㄎ膬仁÷跃捶Q)

                    title

                    自動聯合收割機在三江平原收割水稻(2020年10月15日,新華社/共同通信Images)

                    作者:片岡優佳
                    本文由 日本網 授權轉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nippon.com所有,轉載或部分復制使用均請事先聯系日本網獲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