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yaew"></optgroup>
  • <rt id="iyaew"></rt><samp id="iyaew"><label id="iyaew"></label></samp>
  • <tr id="iyaew"></tr>
  • 客觀日本

    讓荒原變沃土的日本技術專家們(上)

    2021年05月17日 人物往來

    三條大江匯流形成的沖積平原——中國三江平原,分布有一片中國最大的沼澤區,歷史上一直因為排水不暢,導致農作物無法健康生長??姑涝瘧馉幗Y束后,中國政府派遣退役的人民解放軍戰士進駐開墾,也未能解決問題。最終幫助中國政府達成夙愿,在三江平原成功進行排水造田的,是日本的技術專家們。

    title

    圖片:濕地三江平原,1979年9月(圖片:中山輝也)

    曾是“不毛之地”的三江平原

    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后,中國的糧食生產實現了顯著增長。其中,位于東北地區黑龍江省的三江平原盛產大豆、玉米和大米,如今已成長為中國最大的糧食供應基地。歷史上曾被稱作“不毛之地”的三江平原變身為中國大糧倉的背后,離不開曾任新潟市龜田鄉土地改良區理事長的佐野藤三郎(已故)等一批日本技術專家的支持。

    三江平原是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三條大江匯流形成的沖積平原,土地肥沃,與美國密西西比平原和烏克蘭平原并稱為世界三大黑土分布區。1953年,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中國政府派遣已經退役的人民解放軍到這片面積約1500萬公頃的廣闊平原開墾拓荒。

    title

    然而,由于這片沼澤濕地排水不暢,作物生長受到阻礙,大量枯萎死亡,讓墾荒人員感到十分頭疼。對于著力推進糧食增產計劃的中國政府而言,在三江平原種植谷物,提高國內生產總值(GDP),夯實農業基礎一直是多年的夙愿。

    1972年中日邦交正?;院?,中國政府懇請日本為三江平原的農業開發提供幫助。龜田鄉土地改良區接下了這個任務。土地改良區是農戶團體,他們代替政府實施基于公共投資的土地改良事業。龜田鄉土地改良區在新潟市的濕地地帶龜田鄉建設排水器安裝場地,治理溝渠,整備耕地,成功實現了旱地化改造,將過去被稱作“地圖上看不到的湖泊”的這一地區變成為縣內屈指可數的水稻產區。

    中國方面注意到了這件事,向時任理事長的佐野投去了橄欖枝,1978年,三江平原農業開發項目正式啟動。

    因為專業技術和訪華經歷,成為考察團成員

    配合項目的啟動,新潟縣日中友好協會組織了一個三江平原農業基本建設考察團。協會動用佐野的人脈,從大學、研究機構和民間企業等方面物色了考察團成員。當時,總公司設在新潟市設立的北日本技術咨詢公司(現在的Kitac)老板中山輝也,作為水庫地質的技術人員入選為考察團的一員。

    title

    作為地質技術專家參加了考察團的中山輝也。Kitac株式會社董事長。1937年生于新潟縣。新潟大學理學系畢業后,進入東京一家建筑業咨詢公司工作。之后曾供職于新潟縣政府,1973年創立北日本技術咨詢公司(現在的Kitac),出任董事長。2017年起任現職。目前還兼任公益財團法人新潟縣國際交流協會理事長、NPO法人新潟縣對外科學技術交流協會理事長、公益社團法人日本技士會顧問等職。

    生于1937年,曾在新潟大學攻讀地質學的中山,畢業后去了東京一家剛創業不久的公司。這家名為“應用地質”的公司,主要承包地質勘察業務。中山在一線工作中掌握了水庫地質勘察技術。后來,他回到新潟,在縣政府當技術職員期間,考取了“技術士”資格。三年后,他辭職開了自己的公司。這些職業經歷成為了他入選考察團的決定因素,在以佐野為團長的12人中,42歲的中山最年輕。當年佐野對中山說的一句“一起去趟中國怎樣?”,成為了他此后長期從事國際技術交流活動的機緣。

    中山被選中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曾有過訪中經歷。1979年1月,中山所屬的日本技術士會策劃了首次技術交流,目的地就是中國。當時,前往文化大革命結束后剛剛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不久的中國,還需要從香港中轉入境。中國內地與香港的邊境管理極為嚴格,入境內地時,他必須拖著沉重的箱子走過一座簡易木橋。

    在內地一方的入境管理局,或許是虛榮心的表現,工作人員一直面無表情地反復翻閱中山那本嶄新的護照,拖了不少時間。中山回憶到,那個時候他想起了前蘇聯被稱作“鐵幕”,中國被稱作“竹幕”,“至今仍對當時的緊張感記憶猶新,覺得自己來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方”。

    中山等人在大約兩周的時間內,相繼前往廣州、上海和南京等地,考察了人民公社的燈泡工廠、自行車工廠和農業研究所等單位。當時他并不曾想到,第一次的訪華經歷,竟然會對后來參與三江平原項目產生積極影響。

    任務開始

    1979年8月,考察團乘坐特快列車從上越新干線開通之前的新潟站出發,接著從東京成田機場飛往北京,計劃在中國逗留兩個月。到了北京后,坐軟臥包廂花了17個小時到哈爾濱,然后又坐了10個小時的火車,從哈爾濱來到作為三江平原前線基地的佳木斯。

    抵達佳木斯后的大約一周時間,從早到晚聽取中方關于三江平原農業情況的介紹,日方人員作了關于本國先進技術的說明報告。為了培養本國技術人員,每次有外國技術調查團來訪時,中方都會召開研討會,評估技術水平。

    黑龍江省曾計劃大量利用地下水作為灌溉水源,因而對日本生產的可以捕捉地下水流動狀況的最新探測器表現出了極大興趣。作為水庫地質勘察專家,中山就日本國內的進行的地質分析工作極其與中國地質評估標準的匹配性等問題做了說明。

    當時,中國正急于維修過去粗制濫造的水庫,所以中方技術人員認真傾聽,并積極提問咨詢。中山回憶說,或許是因為反日情緒根深蒂固,“之前開會時,聽他們的發言感覺似乎不太重視日本的技術力量,但我作了說明匯報后,中方重新認識了日本的技術水平,態度上也充滿了敬意”。

    title

    中日兩國技術人員研討會,1979年9月,佳木斯(圖片:中山輝也)

    啟程!奔赴三江平原

    考察團一行在充分做好“預習”后,出發前往佳木斯,奔赴三江平原。他們享受了準國賓待遇,無論去哪兒,都有特警貼身保護,技術專家加上翻譯、司機,共約60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大家分組乘坐按照前蘇聯軍用汽車仿制的四驅車(北京吉普),駛向了目的地。

    title

    考察團成員出發前往三江平原,1979年9月,佳木斯(圖片:中山輝也)

    這片平原廣袤寬闊,遠遠超出了中山的想象,遙遠的地平線深深震撼了他的心靈。這里原本是禁止外國人進入的區域,但對他們特事特辦,解除了禁令,一行人一路暢通無阻。不過,有的路段泥濘不堪,有的路段泥土凍結后,冰層不斷累積加高,地面隆起近一米。由于每天要在這樣崎嶇的道路上連續行駛300公里以上,所以就算是四驅車也顛簸不堪,頭經常會撞到車內頂棚或鐵架子,搞得人人腰酸脖子疼。

    title

    三江平原農業開發基本建設考察團,一路乘坐北京吉普,每天行駛300公里以上,1979年9月,三江平原 (圖片:中山輝也)

    每到一處,他們都受到了熱情招待,但也遇到一點麻煩。被安排入住的公務員宿舍里沒有洗澡的地方。當地居民在室內體育館里擺上鐵桶,準備好臨時澡堂,用扁擔挑來熱水。雖然在眾人面前洗澡有些抵觸,但畢竟渾身臭汗,也只能硬著頭皮洗了澡。

    還有需要跑到距離寢室幾百米遠的地方上廁所也很不方便。中山苦笑說:“當地老百姓給我準備了搪瓷洗臉盆當作馬桶,總覺得心里過意不去,到最后也沒有用?!?/p>

    直面農村地區的艱苦現實

    和中山結對工作的中方人員是一名水利地質技術人員。雖然語言不通,但相處時間長了,兩人發現在古典音樂方面興趣相投。在工作上,他們互相出主意,通過技術探討加深了交流。在此期間,中山調查了道路建設、灌溉和農作物栽種等情況,初步掌握了當地現狀。

    在接觸到農村地區實際情況的過程中,讓中山印象深刻的是國營農場與人民公社的差距問題。國營農場建有燒結磚瓦住房,可以用自行車當作短距離交通工具;而人民公社卻只有曬泥磚房,出門全靠一雙腿。他親眼目睹了一切有保障的國營農場與靠天吃飯的人民公社之間天壤之別的差距。

    在考察地遇到的一名司機竟然是日本遺華同胞,這也成為一段難忘的記憶。逗留期間,還碰到了好幾個像是遺華同胞的人,中山深切感受到戰爭給人們留下的創傷,痛心不已。

    title

    國營農場的孩子們。背后是燒結磚瓦住房,1979年9月,三江平原(圖片:中山輝也)

    title

    人民公社的居民。他們住的是曬泥磚房,1979年9月,三江平原 (圖片:中山輝也)

    感受到佐野的滿腔熱情

    考察團的原定計劃是待到十月,而佐野和中山之后還有其他安排,所以先行一步離開了三江平原。在返回新潟的漫長歸途中,中山有幸聽到了佐野的體驗感想。中山回憶道:“本以為佐野先生會大吐苦水,結果他卻說起了日本今后的理想狀態,還有日中關系的重要性——‘一旦有點什么事兒,還是得靠鄰國幫襯啊’?!敝猩竭€說,早在日中邦交實現正?;郧?,佐野就一直堅信兩國關系會“解凍”,并為之不斷努力,自己對他敬佩不已。

    title

    踏上漫長歸途的佐野(中間)與中山(左)在火車上閑談,1979年9月,黑龍江?。▓D片:中山輝也)

    考察團結束任務回國兩個月后的12月,時任首相大平正芳訪問了中國。他向中國政府強調,有必要進一步促進兩國在各個層面的交流,并宣布作為國際協力事業團(現在的國際協力機構,JICA)實施的技術合作事業,將向三江平原開發項目投資7億日元。

    過去一直在民間層面推進的三江平原項目,從此駛入了加速前進的快車道。(文內省略敬稱)

    作者:片岡優佳
    本文由 日本網 授權轉載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nippon.com所有,轉載或部分復制使用均請事先聯系日本網獲得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