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5tj7v"><track id="5tj7v"><progress id="5tj7v"></progress></track></p>

    <dfn id="5tj7v"><big id="5tj7v"></big></dfn>

        <address id="5tj7v"></address>

            
            

            <address id="5tj7v"></address>

            <big id="5tj7v"></big>
              <progress id="5tj7v"><thead id="5tj7v"><th id="5tj7v"></th></thead></progress>

                <cite id="5tj7v"><big id="5tj7v"><dl id="5tj7v"></dl></big></cite>

                <form id="5tj7v"><sub id="5tj7v"></sub></form>

                    客觀日本

                    京都與威海,一位僧人兩座寺院,銜接起千年交流史話

                    2021年01月25日 人物往來

                    日本京都,是很多游客都向往或者慕名的去處。這座千年古都,她的一磚一瓦都有故事,她的一草一木都別有風情??墒?,很多中國國內來的朋友,往往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為什么呢?因為很多朋友抱怨,就是一堆寺院,有什么好看的!但當你了解了這些建筑物背后的故事,肯定會改變當初的看法,覺得不虛此行。今天,就請你跟隨筆者,走進京都的千年古剎——赤山禪院。

                    京都的赤山禪院與威海

                    從JR京都站乘坐18路或5路巴士,或者從阪急電車河原町站乘坐5路巴士,在“修學館離宮道”站下車步行20分鐘左右,來到靜寂的日本佛教母山——比睿山西麓,赤山禪院就坐落在這里。赤山禪院是日本天臺宗弟子安慧遵循日本天臺宗第三代座主(座主是日本寺院的最高管理者,相當于中國寺院中的住持)圓仁大師的遺囑,始建于日本的仁和4年(888年),距今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歷史。

                    由于赤山禪院位于平安京(日本以前的首都)的東北方向,自古以來,該禪院就作為鎮守皇城、除邪安邦的寺院被廣泛信仰。其中赤山禪院本尊的赤山大明神則是中國唐代從一個叫赤山(現山東省威海市內)的地方勸請的。赤山禪院的赤山二字也由這個中國地名而來。日本的千年古剎為什么用中國的地名命名?這里面流傳著一個中日交流的史話——天臺大師圓仁的渡唐求法故事。

                    title

                    赤山禪院正門

                    圓仁其人

                    圓仁,日本天臺宗僧人,于日本的延歷十三年(794年)出生在今天的日本櫪木縣,俗姓「壬生氏」。據《日本三代實錄》記載,圓仁九歲出家,先師從大慈寺的廣智和尚。十五歲登比睿山師從日本天臺宗開祖最澄和尚,在最澄和尚的眾多弟子中脫穎而出。四十一歲時作為朝廷的“請益僧”隨遣唐使團去往中國。在中國長達九年多歲月的見聞及經歷,圓仁將其記錄匯整成了一部《入唐求法巡禮行記》。

                    “請益僧”,這個詞在日語的詞典里被解釋為,相對于長期留學的短期留學僧人。但是,筆者在通讀了《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后認為,請益僧這個詞按它的字面意思解釋更為貼切。也就是,把對(日本)國家有益的東西請回來。那么,什么是對國家有益的呢。據筆者所知,古代日本,日本的貴族階級把“漢籍”(中國的書籍)和“漢方薬”(中藥)視為重寶。圓仁應該是作為一名有一定學識的僧人被派到中國去采購(特別是與佛教有關的)書籍。這一點,筆者是根據《平安遺文》(研究日本平安時代的史料)中的《入唐求法目錄》、《入唐新求圣教目錄》這些史料推測的?!笆ソ獭敝阜鸾?,《入唐求法目錄》、《入唐新求圣教目錄》是圓仁在中國入手的書籍的一覽表。古代日本,佛教被認為可以鎮守國家,圓仁被派往中國采購與佛教有關的書籍,符合邏輯。

                    title

                    圓仁大師像(圖片出自赤山禪院官網

                    艱難的求法路

                    圓仁被選為赴中國的請益僧是日本的承和二年(835年)。第二年(836年)五月,四艘遣唐使船從大阪灣起帆了??墒?,四天后,日本的關西地區一帶臺風大作,遣唐使船為了躲避臺風,不得不退回今天的兵庫縣神戶港一帶避難。圓仁一行第一次渡海失敗了。一千多年前,中日往來的交通工具只有船只。因為當時的航海技術不發達,這種往來是冒著生命危險進行的。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當年七月,四艘遣唐使船從日本九州地區的博多港出發了??墒?,再次遭遇天災,一艘遣唐使船遇難,另外三艘船體受到很大的損傷。圓仁的渡唐,第二次也以失敗而告終。所幸,圓仁乘的那艘遣唐使船沒有消失在茫茫大海。

                    承和五年(838年)六月,圓仁第三次登上派往中國的遣唐使船。先是遭遇了無風天,沒有風的助力,船只能在海上慢慢漂泊。有句話叫天有不測風云,幾天后,平靜的大海突然變得波濤洶涌,巨浪拍打著甲板,船艙進水,船內的行李有的浸在水中,有的被巨浪卷入海中。禍不單行,先是船底破損,船被擱淺在淺灘上無法動彈。漲潮時,船好不容易動彈了,不久又被卷入漩渦中。一船人都束手無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神佛的保佑。以上這些生動的描寫,出現在圓仁的承和五年(838年)六月二十七日至七月二日的日記中。之后,從大海的西北方向駛來了一艘船,這是四艘遣唐使船中早先一步到達陸地的同胞和幾個當地人(唐人)來迎接他們。圓仁一行二十七人換乘迎船,于日本的承和五年(838年)七月二日,大唐開成三年七月二日到達今江蘇省南通。

                    圓仁來中國的目的之一是去中國天臺宗的發祥地浙江天臺山國清寺。遣唐大使(日本的政府官員,遣唐使團的團長)則要去往唐的首都長安(今天的西安)。而他們的這些行動,需要在當地政府(揚州府)辦理通行手續后方可行動。遣唐大使去往長安的申請很快被批準了,而圓仁的去往浙江天臺山國清寺的申請沒有被批準。之后,遣唐大使一行去往長安,由遣唐大使代圓仁向中央政府申請去往天臺山國清寺。揚州去往長安路途遙遠,交通又不發達,圓仁在揚州等待了四個多月才等到了回復??墒?,不知什么原因,圓仁想去浙江天臺山的申請還是沒有被批準。盡管,圓仁在揚州的四個月中,獲得了一些佛教的典籍,但作為天臺宗弟子,歷盡千辛萬苦,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中國,竟然去不了天臺山,圓仁的失望程度可想而知。更有甚者,遣唐大使去往長安已經完成公務,請益僧作為短期留學僧,需隨遣唐大使返回日本。圓仁從承和三年到承和五年經歷過兩次航海失敗,終于在第三次航海九死一生來到中國。圓仁的渡唐怎一個“難”字可以概括的了,他又如何甘心兩手空空回國。經過深思熟慮,圓仁決定留在中國繼續他的“求法”夢想,他向遣唐大使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大使的允許。

                    圓仁后來與完成公務的遣唐大使匯合,在今天的江蘇省淮安一帶乘上了回國的遣唐使船?;厝毡镜那蔡剖勾簿潘?,是朝鮮半島的船隊。圓仁所乘的船只在今天的江蘇省連云港東部沿海處停船,圓仁與另外兩名日本僧人,一名日本人水手和兩名朝鮮半島的翻譯下船后,船徐徐離開。

                    途中下船的圓仁一行環視四周,他們是在一個非常偏僻沒有人煙的地方下的船。下船后不久,一艘運送煤炭的船馳來,船上有幾個朝鮮人。朝鮮人告訴圓仁一行,此地二十里外有個村子,讓他們先去村里借宿。圓仁等幾個日本人隱瞞身份,與朝鮮的翻譯們一起寄宿在一戶朝鮮人家里??墒遣痪?,圓仁等的身份就被該村的村長識破,在接受了當地官憲的詢問后,一行又被趕回因故??吭诟浇牧硗獾那蔡剖勾?。幾經周折,這艘遣唐使船在今天山東省石島鎮一帶??繒r,圓仁一行又下了船,開始了異國他鄉的更加艱難的求法之路。

                    石島鎮有一座叫赤山的大山,山上有一座由朝鮮人張保皋(日本也有寫成張寶高。本文按中國的習慣。下同)建造的寺院,叫赤山法華院。圓仁在唐的九年多中,寄宿在赤山法華院的時間,前后加起來共兩年九個月。圓仁第一次寄宿在赤山法華院時,遇到了從山西省五臺山巡游歸來的朝鮮僧人圣林和尚。聽了圣林和尚的講述,圓仁決定去山西五臺山求法。能否順利到達佛教圣地并取回真經,一切都是未知數。臨行前,圓仁祈求赤山大明神的保佑。推測,他是在此時立誓,如果能求法成功安全返回日本,將在日本建赤山禪院。

                    取得真經

                    大唐開成五年(840年)二月中旬,圓仁離開赤山法華院踏上了去往山西五臺山的路途。當時,去往五臺山須從當地的衙門領取一種叫“公驗”的通行證方可通行。為了拿到這種通行證,圓仁先是去了文登縣,被告知“公驗”還在登州府(今天的煙臺一帶)。圓仁步行了七天到達登州府時,又被告知,“公驗”不在這里,去青州節度府(今天的山東內陸,淄博一帶)興許會拿到。從登州到青州七百二十里,從青州到五臺山大約一千六百四十里。一個語言不通的外國僧人,不僅要與當地的衙門周旋,去往山西五臺山路途遙遠,沿途人煙稀少,有時還會遇到因天災顆粒無收的百姓們在啃樹皮,匪賊橫行。

                    圓仁克服重重困難,于當年的五月中旬到達五臺山。圓仁在五臺山大約住了三個多月,巡禮五臺山并拜訪高僧后,下一個目標是去往唐的首都長安。在長安,圓仁抄寫求得到大量的經典,數量達到四百二十三部,五百五十九卷之多。并描摹了密教佛畫。求得的經典中包括很多密教經典。圓仁還有一個大的收獲是,跟青龍寺的義真和尚學得了密教大法。

                    日本的佛教史曾相傳,圓仁的師傅最澄與日本真言宗的開祖空海不和。兩位高僧不和的原因據說是當年空海不僅在陜西青龍寺學得密教大法,還得到了密教的書籍。而當最澄向空海借密教的書籍時,被空海拒絕了?,F在最澄的弟子圓仁,不僅獲得了密教書籍,還學得了密教大法,真乃揚眉吐氣。所以,圓仁在開成六年(會昌元年?841年)五月十四日的日記中,只寫了四個字,“喫苽美熟”。有日本學者說,這四個字表達了圓仁達成愿望的百感交集。多年的夙愿達成,就像吃一塊熟透了的瓜那樣美味。

                    title

                    圓仁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圖片出自:維基百科)

                    漫漫歸國路

                    抄得大量經典并學得密教大法的圓仁于會昌元年(841年)八月通過所寄身的資圣寺向總領僧尼的“功德使”提出回國的申請,打算回日本。于日本的承和五年(大唐開成三年,838年)七月二日,到達中國的圓仁,此時,已在中國居住了三年多??墒?,誰曾想到,從會昌元年(841年)八月申請回日本,回到日本卻是六年后的會昌七年(847年)九月。真是來亦艱難去亦難?!段饔斡洝分姓f,唐僧去西天取經需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方能取回真經。圓仁的渡唐求法可以稱之為上演了一部日本版的《西游記》。遲遲回不了日本的圓仁所經歷的艱難困苦不知要費多少筆墨才能說清。

                    據圓仁的《巡禮行記》記載,他于會昌元年(841年)八月第一次申請回國沒被批準,直到會昌五年(845年)五月離開唐的首都長安的將近四年間,申請回國的次數達一百多次。而這次能夠離開長安,是因為唐武宗的滅佛毀釋運動達到高潮,沒有“牒”(一種通過僧侶考試的國家資格證書,又叫度牒)的外國僧侶必須還俗。圓仁在還俗的行列中。還俗后的圓仁馬上收拾抄得的經典、描摹的佛畫等,拿著當地政府發的“公驗”離開長安。在以后的兩年中,為了找到回日本的船只,圓仁從長安輾轉到揚州,又從揚州輾轉到山東赤山。后打算從浙江寧波乘船回國,從赤山去往浙江途徑揚州時,聽說有一艘去往日本的船剛起航北上山東,又放棄去往浙江的想法,租了一艘船去追趕那艘北上山東的要去往日本的船。圓仁最后乘這艘船于會昌七年(847年)九月二日正午離開赤山浦回到闊別九年多的故土。臨行前,圓仁剃發脫去俗家弟子的服裝換上僧服。從會昌五年(845年)五月還俗起,已經有兩年三個月。唐武宗的滅佛毀釋運動期間,搗毀寺院佛像,燒毀佛教經典與佛畫。大批僧尼被迫還俗,有的還被殺頭。當時私藏佛經佛畫者是死罪,所以,圓仁是冒著生命危險才保存了他求來的經典佛畫。圓仁帶著這些佛教經典與佛畫輾轉中國多地,那畫面真的會讓人想起電視《西游記》中的畫面。

                    摘取《巡禮行記》中的一段:“從這座山走出來,又進入另一座山。一天都在山里轉。沒有樹,只有草,道路被草埋沒。有時道路泥濘不堪,拔不出腳”,“寄宿的百姓家不知提供的何種食物,又硬又澀,食完腹痛”。圓仁一行所到之處,目睹的都是武宗的滅佛毀釋運動留下的魔爪。佛教的寺院被毀波及到全國。圓仁當年寄宿的赤山法華院也被毀,圓仁再次去赤山其實是居住在法華院莊園內的一間房屋內。

                    于會昌七年(日本的承和十四年,847年)九月二日正午離開赤山浦的圓仁一行,九月十日早晨就到達了能看到對馬群島(日本長崎縣)的海上,十日晚上圓仁所乘的船在肥前(今日本佐賀縣一帶)??啃菹?。所以,確切地說,圓仁于日本的承和十四年(847年)九月十日回到了闊別九年多的日本。于承和五年(838年)六月十三日開始記錄的圓仁日記——《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到承和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也畫上了休止符。

                    現在的赤山禪院

                    回到日本的圓仁把后半生的精力集中到了天臺教學和佛教的傳播上。仁壽四年(854年)四月三日,六十一歲的圓仁被任命為日本天臺宗延歷寺的第三代座主。幾年后,貞觀五年(863年)十月十八日染病,第二年(864年)正月十三日,自覺時日不長的圓仁把弟子們叫到床前立下遺囑,于貞觀六年(864年)正月十四日傍晚時分圓寂。圓仁的遺囑中有一條是,自己渡唐求法時曾祈求赤山大明神的加護,如果能求法成功順利回到日本,將為赤山大明神建禪院。請有道心者替自己還這個愿。二十多年后,天臺弟子安慧于日本的仁和4年(888年)替圓仁還了這個愿。

                    現在,赤山禪院的本尊是赤山大明神,一千多年來,禪院一年中要舉行多個宗教儀式。

                    1月1日 新春的第一次參拜
                    1月5日 新春八千枚大護摩供(一種密教儀式,驅邪安家)
                    2月3日 節分會
                    5月5日 泰山府君祭 端午大護摩供
                    9月   仲秋明月祭
                    11月1日~30日 紅葉祭
                    11月23日 念珠供養

                    此外,赤山禪院還設有“千日回峰行”(一種佛教的苦行),祈禱生意興隆的“五十日”儀式。供養“七福神”(日本獨自的信仰)之一的福祿壽神的寺院,也是看紅葉的名所,每年有很多慕名而來的游客或信徒。

                    title

                    赤山禪院的紅葉

                    title

                    赤山禪院內的七福神

                    title

                    赤山禪院內的神燈和紅葉

                    后記

                    圓仁渡唐求法時所寄身的赤山法華院在唐代武宗的滅佛毀釋運動中就已被毀。上世紀八十年代,由日本的宗教界人士出資,在赤山法華院的遺址上,按圓仁大師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記載的模樣進行了重建。韓國前總統金泳三和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為院內的主要建筑物題字。近年,中日韓三國的學者圍繞“赤山法華院”、“圓仁”、“張保皋”等主題做了多次國際專題研討會。赤山法華院像一條紐帶,跨越千年繼續鏈接著中日韓三國。

                    另外,通過圓仁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我們不僅看到了古代日本僧人不屈不撓的頑強精神,日記中還記錄了當時唐首都長安的寺院里寄住著從印度、朝鮮、日本來的僧人。還有圓仁的中國友人、朝鮮友人對他的幫助。也就是說,從這本日記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千多年前人文交流的國際化和睦鄰的友好往來。而這些“人的移動”與“文化交流”都起因于宗教。

                    title

                    位于山東威海的赤山禪院(圖片出自百度百科)

                    文/圖(除特別注明外)張燕波
                    編輯修改:JST客觀日本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