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5tj7v"><track id="5tj7v"><progress id="5tj7v"></progress></track></p>

    <dfn id="5tj7v"><big id="5tj7v"></big></dfn>

        <address id="5tj7v"></address>

            
            

            <address id="5tj7v"></address>

            <big id="5tj7v"></big>
              <progress id="5tj7v"><thead id="5tj7v"><th id="5tj7v"></th></thead></progress>

                <cite id="5tj7v"><big id="5tj7v"><dl id="5tj7v"></dl></big></cite>

                <form id="5tj7v"><sub id="5tj7v"></sub></form>

                    客觀日本

                    中日共創新時代的挑戰——MIJBC誕生故事

                    2020年11月25日 經濟交流

                    2017年12月1日,我從富士山靜岡機場乘機前往上海浦東機場,登機后邊透過舷窗眺望山頂積雪的富士山邊想:“未來兩個月都看不到這幅景色了!”。

                    在從2005年開始的12年里,我一直擔任靜岡縣牧之原市的第一任市長,直到2017年10月29日卸任。卸任市長后本來應該先到各處回拜親朋好友和處理剩余的工作,但我以前就決定“不當市長后要去中國住一段”,所以卸任后便立即著手行動起來。

                    其實,我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是1992年秋天。

                    當時是靜岡縣與浙江省締結友好關系10周年,當時我剛剛成為靜岡縣議會的議員。之后的30年里,我在擔任縣議會議員和市長期間共到訪中國50多次。

                    不過這50多次都是短期交流和觀光訪問,在此過程中,“想進一步深入了解中國”的念頭日益強烈,我覺得如果不在卸任市長后立即行動,就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時候了,于是去中國大使館辦理了商務簽證,決定到上海短住2個月。

                    我在上海選擇的住處是與牧之原市締結友好關系的上海市靜安區,在靜安寺地鐵站附近,一棟建于法租界時代的5層公寓,古色蒼然,面朝銅仁路。

                    title

                    2017年12月1日~2018年1月底,我在上海市靜安區銅仁路生活了2個月

                    時值寒冬,樹上的葉子已經掉落,再加上我于天黑時分才抵達,看到眼前的場景不禁有些擔心:“哎!竟然是這樣的地方!”。公寓當然也沒有電梯,我拎著笨重的行李箱艱難地爬上3樓。房間里進行了現代化的裝修,不僅有空調和WiFi,燈具也都非常時尚,但洗手間沒有衛洗麗,“用過的廁紙不能直接用馬桶沖走”,而且也沒有浴缸,只能“淋浴”。在氣溫每天都是零下的寒冬時節,直到1月底離開前,“廁所”和“淋浴”一直都是讓我苦惱的題目,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成了一段令人懷念的回憶。

                    接下來就說說我為何重視與中國的交流。

                    2012年12月安倍晉三就任總理大臣后,為了克服在民主黨政權時代出現的通貨緊縮和經濟低迷,立即發布了被稱為“安倍經濟學”的三項政策——“經濟對策”、“財政對策”和“增長戰略”。

                    其中包括地方人口減少對策以及旨在振興地方城鄉的“地方創生”。地方創生擔當大臣石破茂上任兩天后向全國的地方政府下令,制定“城鎮·人才·工作創生綜合戰略”計劃書。

                    當時牧之原市已經在推進國家要求的“通過(產官學金勞言※)對話合作開展城鄉建設”項目,石破大臣評價說:“牧之原市已經在做國家想做的事情了”。由此,我們獲得了國家的地方創生預算。

                    我們的目標是擺脫國內長期持續的通貨緊縮,但牧之原市的中小企業業績不佳,茶葉等農漁業產業也持續低迷,再加上東日本大地震后人們擔心地震海嘯等,人口持續減少。

                    但來自中國的游客迅速增加,即使是在牧之原市小小的富士山靜岡機場,土特產、電飯煲、智能馬桶座等日本產品也能很快就被中國游客購買一空。

                    另外,我遇到的中國企業家們也紛紛表示:“不僅是商品,我們還有很多想要的,包括靜岡縣內的中小企業擁有的制造能力、技術、服務和經營經驗等。希望日本企業進駐中國”。

                    雖然中國人需要日本的產品,但當時中日關系不好,日本的中小企業態度比較消極,不愿意到中國做生意。既然如此,不如讓中國企業到日本來,向日本企業投資,制造中國人想要的產品,然后在中國銷售,我試著向中國企業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title

                    很多人都贊成將中國的資金和銷路與日本的產品和服務聯系起來,創造中日共創的新商機。

                    所以,當我在經濟產業省的地方創生補貼項目中看到“地方政府促進海外企業對日投資”時高興不已,覺得“就是它!”

                    于是,為促進外國人尤其是中國人入境旅游和投資,從而振興地方城市牧之原市,我們于2013年秋季啟動了MIJBC(Made in Japan by China)中心。

                    名詞解釋
                    ※產官學金勞言指產業界、行政機構、大學等、金融機構、勞動團體、言論(大眾媒體)

                    日文/圖片:西原茂樹
                    中文:JST客觀日本編輯部